公司新闻

盛景嘉成刘昊飞:股权投资是多数从业者都未曾入门的高利润行业

发布时间:2022-10-06 01:10:11 来源:新利18体育官网 作者:新利18体育官网下载

  7月27日-28日,盛景创新汇新经济游学走进合肥,各地企业家们从全国各地赶赴合肥,共同探秘国盾量子、华米科技、蔚来汽车的创新力量,揭开地表最强VC合肥市的神秘面纱。

  期间,盛景嘉成创始合伙人刘昊飞与企业家们进行了闭门分享,从投资的角度拆解合肥为什么能稳坐中国最牛创投城市,带大家揭秘股权投资的本质。

  大家上午参观的国盾量子和华米科技,不仅是合肥创新的代表,也是我们盛景嘉成投资覆盖的上市企业。今天我想从投资的角度做一些拆解,聊聊合肥为什么能稳坐最牛风投城市。

  第一个叫新经济导向,面向新的、宽阔的、有创新支撑的赛道,然后用很长的时间视角、很耐心的心态来做长期发展,比如说合肥政府投芯片、投量子通信。

  中国新经济的发展,其实跟风险投资是相伴而生的。因而盛景在做决策的时候,会把社会发展趋势与一些基本原则,作为决策的出发点。实际上我们管投资叫新经济加长期主义,长期主义这几个字怎么理解?

  任何一个人把一个事从创业做到成功,可能需要5-10年时间,这个规律是一般来说很难逃脱的。投资也是如此,我们从今天开始扣板机到未来能够胜出5-10年的时间,要考虑这5-10年之间,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哪些行业会变成前沿,哪些行业会被淘汰,投资人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投资看起来好像很容易,只要把钱给别人就行,但实际上是非常难的,你的钱要是给错了,就很难拿回来了。从长周期来看,不同的资产类别,它的增值速度差别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不要怕输时间,但是如果输时间还跑错地方,基本上就很惨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看长周期,大周期里面的机会才是真的机会。

  再一个叫跟企业联合创业,比如投合肥长鑫、比如投蔚来,不是说只给你钱,还会给相应的配套资源,同时承担相应的风险。

  投资人和项目之间,尤其是在早期,其实是有一种深度关系的,甚至有时候投资人决定了这个行业赛道里谁能跑出来。投资人跟好的项目之间其实是相互成就的。投资人和出资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也是这样一种协作关系。

  以盛景嘉成为例,我们带领大家做新经济的顶层出资人,这个链条的上游是我们的出资人,下游是被投企业。出资人主要是为我们提供资金支持;中间由我们这些专业的投资人来进行选择和配置仓位,最终由我们投资的这些企业来创造价值,从而让我们整个链条获利。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觉得是投资人视角。投资人视角并不是说我在这看着你干活,然后把钱给你。投资人视角其实说的是投资决策,它只是冰山上显现出来的一角,而最终的决策下面是有大量的认知积累的。

  其实合肥具备很多专业投资人身上的一些特性。首先是深研,深研是根基,然后要去挖掘价值,挖掘赚钱的机会。

  第二要控制风险,正确冒险。如果单谈控制风险的手段,哪个机构都能做到,重点是看认知,认知没到,你有那些东西也没用。

  第三点叫识人选人,成就他人。每个人的精力有限,很多事不是自己下场去干,要选择正确的人,通过成就他人来成就自己。

  最后一点叫鼓励创新,包容失败。做投资出发点不是说我要赚多少钱,而是我要创造价值,因为创新有价值,我才要去做这件事。

  回到投资本身,它其实由两个因素构成,一个因素是资金,是硬性的东西,属于被支配的状态;另一个因素是决策,决策是软性的东西,钱都是一样的,关键看怎么去支配,因此怎么做决策是非常重要的。投资的收益跟决策的质量,并不总是正相关的,这就是投资的难度所在。

  有时候,你可能不经意间做了一个投资,就获得了非常好的收益,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重复性地获得这样的结果。但想要真正持续获得收益,就必须找一个正确的路径和方法论,否则最后是一场空。

  很多人做投资一定时间以后都说都沉淀出了一些自己的心得或是方法论,但不同投资人提炼的方法论,是有段位之分的。优质与否,我们认为可以用两个客观条件来进行检验。

  第一,有没有投资足够多的样本。如果投资的量很少,投几个项目就说自己挺成功的,这是不符合常理的。投资机构一定是持续地去做这个业务,能够从中获得持续的成功,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方法论是优质的。

  第二,是否做了足够长的时间。投资是一个经营行为,它不是简单地拍脑袋就结束了,经营包括很多方面,要花时间去募资,然后花时间找项目、选项目、投项目,投资管理其实也要花很多时间。

  所以说,股权投资行业进入门槛不高,生存门槛却极高,1亿美金是学费,10年是学制。在行业里边,最难的是前5年,作为LP来说,最难的也是前5年。因为前5年你的钱投进去变成了资产,资产在增长,却没有变现。5-10年之后,当你的投资开始赚钱了,你就会从容多了。

  在我看来,股权投资是多数从业者都未曾入门的高利润行业。这里面有几个修饰语,一个是高利润行业,投资这个行业无疑是高利润行业,高榕资本投资拼多多挣了100亿美金,今日资本投京东挣了几十亿美金,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但是很多投资人都没有入门,说自己是做投资的,但其实他根本就不懂这个行业。为什么这么说?

  投资最重要的,其实不是看成功率。有人说自己投资了很多项目,从来没有一个项目死掉,就觉得自己很厉害,只能说他眼里的投资还是很片面的。投资其实是看你成功项目的倍数有多高,是一个看赔率的游戏。

  天使阶段其实不是看商业模式,就是看人,看你这个人牛不牛;成长期阶段或者说成熟的中后期项目,这个时候先看事儿,商业模式有问题一切免谈,然后再去看创业者怎么样;VC阶段是要求最高的,人要强,商业模式要对,大势还要高增长,VC其实是很难的事儿,但收益率是非常高的。

  股权投资是一个极度分散、分化的行业,中国比美国可能更严重。在中国的市场里面,应该说1%的机构赚了99%的利润,抓住头部才能够持续获得超额收益。因此在盛景的配置策略里面,在中国,我们只投前1%的GP;在美国,只投前5%的GP,这样确保我们能够抓住最优的这一部分头部,从而获得很好的利润。

  还有一点,投资所有的高收益都来自于非共识。国联视讯也好,字节跳动、小米、京东也好,他们在早期的时候,其实是很多投资人都不看好的。大家都没太看懂的时候叫非共识,但是所有高收益都源于非共识,但反过来讲,并不代表说所有的非共识都代表高收益。优秀的投资人不畏“非共识”,每一家顶尖GP都因为看到了同行没看到的东西,才拥有持续优异的回报。

  还有特别重要的一点,叫情绪管理。市场疯狂的时候,市场里的人并没有觉得自己在疯狂。投资人对当前所处环境的觉知度,实际上是不太容易被意识到的。但实际上像巴菲特这样的高人,他能够意识到市场已经很疯狂了,我要冷静一点;市场是非常恐慌的,我要积极一点。所以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情绪对投资人来说是很难的一件事,道理大家都清楚,但要做到很难。

  实际上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有周期的,投资行业也是有周期的。这个周期是由人类的情绪的变化导致的,当然也伴随着资金的变化,伴随着各种扩张和萧条的引导因素。很多行业会议的基调在“吹牛+畅想”与“吐槽+励志”之间轮回,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从16年第三季度开始,盛景每个季度的上市项目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逐渐增加,到现在已经收获了176家上市公司。十年来,盛景与全球顶尖的VC/PE合作,布局中国、美国、以色列三大创新高地;通过践行产业互联网领投强赋能和母基金合投优中选优的投资策略,构建起了稳健又高速增值的投资组合。今后盛景也将持续发力,为GP、portfolio企业创造价值,为LP创造优异回报。